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南海神尼
南海神尼
皇宫深苑内,后宫皇后的寝宫内,一名身穿白色僧袍的女尼此刻正抬着头望
着天上的明月沉思,而在女尼沉思之时,由房外走进了身穿凤袍的当今皇后,走
到了女尼的身边,而女尼也在此刻回过头来,以慈爱的眼神看着这位母仪天下的
皇后。
  「师父,你有什么心事呢?看你眉深锁的神情,看得艳儿好难过。」
  原来此尼是当今皇后的师父,难怪可以待在皇后的寝宫内。女尼此刻见爱徒
如此的关心,心头也不免有点无奈,更是以怜爱的眼神凝望着这个唯一的徒弟,
但心头的难言之隐却无法告知于她,以免泄露天机。
  「艳儿,师父没事,只是师父与你之间的师徒之缘已尽,师父即将要离开你
了,所以心头有点不舍而已。」女尼温和的对着徒儿说出离去之意。
  「不,师父,艳儿不让你走,你是艳儿在这世间的唯一的亲人,艳儿怎么舍
得你走?留下来吧师父!让艳儿永远的孝敬你。」
  美丽动人的艳儿声泪俱下的求着女尼,而她那梨花带泪的样子,更加使人难
以去拒绝,而她的美也因此造成了她日后的劫,这些皆在话下,在此不予说明。
  看着娇媚动人的徒儿,女尼不禁的回想起过去的往事了……
  香烟辽绕、古色古香,满室禅意的一间禅房内,坐着一名年已过百的老尼与
一名年轻的女尼,面对面的坐在蒲团上,正深谈着。
  「南海,自我派祖师开派以来,甚少接近武林,甚无一人涉足武林,管武林
中的事,而你是我派多年以来能将佛法与武学两者修练成功的奇葩,更是我派的
佼佼者,也许你是如此的特别的关系,也因此造成了你必须经历红尘的劫数,以
目前之局势,天下处于战祸连绵之难,而武林也是多事之秋,而你因与起义的赵
匡胤之妻有一段师徒之缘,也更因为这段师徒之缘也间接的造成你需助赵匡胤成
其大业之因缘,所以今日为师找你前来就是为了此事,去吧!入世的修练会让你
修练更加的提升,也能化掉你那与生俱来的的劫数,去吧!我的好徒儿!」
  南海女尼照着其师之授意,终于拾起行囊,离开了这个从小生长的地方,入
世造福武林而去了。
  由赵匡胤所带顉的绿林人士与民间义士所组成的起义大队,今日终于攻上了
京城的东城门口处的关口,而在此处,赵匡胤的义军竟遭受到起义以来最大的抵
抗,也因此而损兵损将不少人员。更糟糕的是,自已的爱妻竟落入了守城官兵的
手上,令赵匡胤在救妻与退兵两种选择下,选择了退兵,只待另一波义军前来助
援,而这般痛苦的决定,也只有赵匡胤心头自已知道了……
  东城防军的营区内营火通明,只见所有的士官兵全体围绕在一根十字型的木
桩前喝酒狂欢。为何他们会如此兴奋呢?原来木桩上五花大绑着一名绝名美女,
在火光的照耀之下更显得艳丽非凡,而此刻她那处楚楚动人哀恸的容颜,更使得
所有的士官兵看的如痴如狂,所以也就难怪众人夜深不眠的围绕在校场上之原故
了。
  此女不是别人,原来是义军首领赵匡胤的结发妻子「白艳儿」,而身为战俘
的她之绝世之美,更是让守城的大将「蒋霸」看得淫心蠢动,决定要操烂这个大
美人,一方面可让自已的鸡巴得到解放,另一方面也可打压赵匡胤军队的士气,
所以蒋霸便将赵匡胤的妻子绑在校场上,完全彻底的羞辱她,以达到自已变态的
心理。
  此刻的白艳儿更是饱受了众士官兵「手」的洗礼,全身上下的衣服已被撕扯
得衣不遮体,若隐若现的雪白胴体,在火光中更显得非常之诱人,看得众兵士口
水直流,有得甚至伸进裤中自渎起来,整个场面就有如一只绵羊落入群狼包围之
中般的凶险万分。
  就在众官兵狼性群起之际,蒋霸走了人潮中,顿时让所有人停止了动作后,
黄霸之着众人说:「各位弟兄,我蒋霸一直以来对各位都是有功必赏,有过必罚
的对吧?当然我也说过与大家一起有福同享不是吗?这名女子乃是叛军首领赵匡
胤之妻,如今既已落入我们的手上,你们说是不是该在她的身上找回补偿?是不
是由她来献身做为对死去的弟兄所做个交待,大家说对不对?」
  蒋霸的演说引起了众官兵热烈的回响,更使得他在官兵的眼中是个好长官、
好兄弟一般,于是几名军官上前将白艳儿给松了绑,架起了白艳儿,将她带往蒋
霸的军帐而去。而蒋霸也在众士兵的鼓舞之下,露出了淫笑,高兴的走向自已的
营帐,准备好好尝尝白艳儿那雪白柔嫩的肉体而去了……
  白艳儿会惨遭众人的凌辱吗?赵匡胤能及时救回爱妻吗?南海神尼与白艳儿
的师徒情缘又是从哪时开始呢?
             
  是夜,赵匡胤的军帐内,只见赵匡胤色焦虑的在军帐内来回不停的走着,一
点也看不出是个统领万军、雄才大略的奇才,此刻的赵匡胤看起来就像是个丢了
媳妇的老公一般,完全走了样。
  就在这时走进了一位虎背熊腰、身着军装的壮汉,这时的赵匡胤见着此人,
就似见到了救星一般,急忙的将大汉迎进了军帐内,口中更急忙的对着大汉说:
「黄老弟啊,你可让为兄等急了,你可知为兄此刻正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心头
急啊?」
  「大哥,你啥事急的你失了方寸,这会的你可真失了准头了,大哥你有何事
烦虑,兄弟我可会帮你解决的。」大汉看赵匡如此急燥着,于是毛遂自荐的想为
赵匡胤分忧解劳。
  「老弟啊,老哥我就是要你帮忙才会要你来着。老哥也不瞒你说,你也知道
你那嫂子此刻被蒋霸那贼头给擒了去,铁定会遭难的,原本老哥我想独自去营救
你那嫂子,但是老哥我又是群雄之首,如果因此而出了事,那咱们义军之师,不
就这么给散了,所以老哥哥我左思右想后,这才想起了老弟你,想你武学精湛,
足智多谋,相信你一定有办法可把你嫂子给救了回来,因为你也知道的你这嫂子
可是你老哥哥我的心头肉,想那蒋霸一定会以你嫂子作要胁,如果因此而造成了
这情况来,老哥哥我可真不知如何处理,所以就当老哥哥我求你,求你冒个险帮
老哥哥一个帮,帮我将你嫂子给救回来吧!」
  赵匡胤唱作剧佳的对着大汉苦诉着,让大汉也只有勉为其难的应承下来了,
但是大汉也知道此趟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见赵匡胤如此的央求着自己,
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大哥,我黄诚对天发誓,就算是拼了我这条老命,也会把嫂子完整无缺的
给你带回。大哥我此刻去准备,趁着夜深人静时刻,我这就潜入敌营里将嫂子救
回。」
  黄诚话一说完,起身步出了军帐,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在他身后的赵匡胤此刻
竟露出了一脸让人难以理解的笑容,这个略带阴森的笑容,究竟是意会着什么,
这就只有赵匡胤一人才知道了!
  南海女尼自拜别师父后,一路上施展着绝顶的轻功,马不停蹄的飞纵着,彷
佛是为了某件紧急事情而急奔着,而她的口里还不停的喃喃自语的说着:「阿弥
陀佛,希望来的急救她脱难,否则大事就不妙了。」
  南海女尼焦虑着急奔着,究竟是为了何事而急呢?而此刻她的身影也一瞬间
的消失在无情的夜空中了。
  「哇……不要啊……走开呀……啊……好痛啊……」惨叫的女子声音,划开
了这宁静的夜。只见声音的主人此刻正被一名全身长满汗毛的巨汉压在身下,这
名巨汉的肥臀如打桩机一般,上下的晃动着。
  这名女子不是别人,她就是赵匡胤的发妻白艳儿,此刻的她终于摆脱不了被
蹂躏的命运;而压在她身上的巨汉不是别人,他就是赵匡胤的死对头蒋霸,此刻
的他脸上露出了极淫秽的神情,彷佛是爽到了极点似的。
  这也难怪他会如此的爽,想那白艳儿自与赵匡胤东征西讨的战役着,已经不
知道多久未与赵匡胤同过房了,她那如雪白丰实的肉穴儿就有如处子般的紧密,
这也难怪会爽死这蒋霸了。
  「哈……哈……爽死老子了,没有到赵贼的媳妇儿的浪穴,如此的紧又有弹
性,夹得老子的鸡巴爽死了,尤其那穴心有如一张小嘴般,吸咬着老子都快出精
了,哈……哈……爽死了……兄弟们可浪蹄子可是千年难得的宝穴啊……噢……
不行了……老子快泄了……哈……哈……」
  只见蒋霸下身猛挺动着,而他身下的白艳儿早已在他的狂肏下不知昏死了多
高管大大们关于笑区XVX辞职申请的恳求 休闲区的大小官员出来跟帖。 男人比女人更小心眼儿
一天 谈笑风生,一个对联求下联 今日我心我情用什么去说?、
多少次了,而蒋霸也在此刻气息一岔,全身一颤,下体紧贴着白艳儿那已被撑裂而
鲜血自流的肉穴上,不停的喘息着。
  就在蒋霸射精后不久,就在营火区外的树林中,有个人轻叹着,双眼赤红,
双唇紧咬着,两个拳头紧紧的握着。此来人就是应赵匡胤所求的黄诚,此刻的黄
诚见白艳儿已遭贼吻,心头满是愧疚,猛怪着自己来的太晚了,即使这让自己非
常尊敬与爱慕的嫂子遭受不幸,此刻的黄诚内心里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杀法蒋
霸,杀光这一群贼兵,把白艳儿给救了出来,于是黄诚走出了树林单枪匹马的一
步一步的走向眼前的营区了……
  就在黄诚走向营区之后,在他身后不远处出现了穿着一身雪白僧衣的女尼,
此人原来就是南海女尼,而此刻南海女尼喃了一句:「阿弥陀佛!贫尼还是来晚
了,还是无法力挽狂拦,罢了,还是将她先救了吧,佛祖啊!南海今日要大开杀
界,屠魔斩妖了,请佛祖原谅吧!」南海话一说完,身形也随着黄诚的身后,步
向了营区了……从此以后被武林人士封为武林三仙

【完 】